AC曾说DeFi比生命还重要,但还是离开了自己的帝国

作者:律动 BlockBeats

DeFi 行业最知名的 KOL,这次可能真的要退出加密行业了。

3 月 6 日,Fantom 的高级解决方案架构师 Anton Nell 在其个人社交媒体平台发文表示,YFI 创始人 Andre Cronje(AC)与 Anton Nell 两人决定不再继续为 DeFi 和 Crypto 领域做出贡献,同时两人相关开发的 25 个协议将于 4 月 3 日停止运营。

作为行业顶级带货人,我们时时可以听到关于 AC 要离开的传言,但与以往不同,这次似乎更加真实。

在加密行业,AC 与太多知名应用相关联,将 DeFi 推向高潮的 Yearn Finance,Keep3r Network,带来合并潮的 Pickle、Cream,引发 Vampair War 的 Solidly,AC 已经有了自己的 DeFi 帝国,DeFi 各条赛道都有 AC 的身影。

借贷协议 Aave 的创始人 Stani Kulechov 曾说:「我从这个男人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,如果没有他,行业要怎么办?」

AC 自己曾说,「DeFi 让我忽略了我的生活,我的健康,我的心智。我必须要把它放在第一位。」

也许对 Solidly 社区的不满成为了最后一根稻草,这位 DeFi 最有创意的实验设计师,从负气注销推特,到确认退出,只用了短短数天。

从电信公司职员到加密行业大 V

出生于南非的 AC,并非技术出身,他就读于南非的斯泰伦博斯大学法学专业,一个偶然的机会,AC 的一个正在做计算机科学相关实验的朋友刚好需要帮忙,热心的 AC 参与其中,没想到自己对这个课程很感兴趣,然后就自学了相关课程。

AC 设法提前完成课程后,刚好赶上「Lecturer」团队的一位讲师辞职,然后他顺势获得了机会,成为了一名课程讲师。也是从这时候开始,他一步步踏进了计算机科学领域。

DeFi

Andre Cronje 在 2019 年首尔区块链周接受采访

一年半后,AC 开始为泛非洲地区的一家移动通信公司,同时也是南非的第一个手机网络公司沃达康(Vodacom)工作,他在这家公司待了 2 年 3 个月时间,在这期间,他接触了大数据、集群、机器学习等专业化业务。

随后,他进入了一家大型零售公司 Shoprite Group,负责搭建该公司的借贷、保险和零售平台。但工作几年后,AC 发现整个行业发展空间已经不能满足他,「我在公司待不了太久。」找不到新东西可学的他,曾一度沉迷拼图,但是当拼图被完成后,他很快又感到无聊。

大概是在 2017 年,独自一人呆在办公室的 AC 开始寻思找点新鲜事情做。当时加密技术刚迎来炒作,社交媒体陆续开始出现相关报道。因为在沃达康工作时,他们团队曾寻找过类似解决方案,所以在得知这种分布式共识解决方案时,AC 感觉找到了新大陆,开始深入研究。

为获得更深入的知识和信息,AC 开始翻代码,并开始在社交媒体记录自己的学习过程和成果,加密媒体 Crypto Briefing 的负责人开始联系他开设专栏,很多人因此了解 AC。

DeFi

随着影响力越来越大,一些爱好者开始以 AC 的分析作为投资指南,并广泛传阅,这惹恼了 AC。因为这并非他的初心,他只是想分享自己心得,而不是给出投资指导。从 2019 年 6 月开始,他慢慢减少了这类文章输出。

加密领域太迷人了。AC 发现,相对于传统领域需要经历很多困难才能拿到融资,在加密领域,你只要有白皮书,就有可能融到上千万美金。随着研究加深,AC 渐渐对 asynchronous BFT 有自己独到的见解,还与朋友做了一些关于虚拟机的事情。加密领域太新了,这一切都让他感到兴奋。

AC 的技术实力是行业认可的。因为早期看过万维链(Wanchain)的代码,AC 还与朋友一起做过一个基于该生态的加密钱包 CryptoCurve,致力于构建一个简化区块链复杂性的生态系统。当时 AC 负责的是开发。不过,因为 2018 年下半年加密行情不佳,团队最终没能坚持,随后向社区宣布不再推进项目。

除了 Wanchain,AC 还曾深入参与了 BitDiem、Aggero、FUSION 和 Fantom 等项目,并在 Kosmos Capital 和 Lemniscap 担任技术顾问和分析师。直到现在,他的领英还保留着 Fantom 技术顾问的信息。

从早期的技术爱好者到区块链项目顾问,再到「自雇」创立 YFI,AC 已经完成了身份的转变,凭借着多年对加密的热爱,这位曾经只想着缓解无聊的开发者,已经成为 DeFi 领域举足轻重的核心人物。

从技术边缘到舞台中央

AC 的成功并不是一蹴而就的。

作为一个较早入圈并持续输出的技术人员,他从 2018 年开始在 Crypto Briefing 更新专栏,并深度评审了 QuarkChain、Holochain、CPChain、Skrumble Network、NuCypher 和 bloXroute,以及 Emotiq、Coda、Arweave 和 Ankr 等众多项目的代码和解决方案,其中不乏今天仍被关注的明星项目,例如 Celer、IRIS Network 和 Spacemesh 等,汇聚了一批忠实粉丝。

不过,虽然 AC 挖掘项目的能力过硬,但他似乎并没有因此财富自由。他的朋友和家人曾尝试让 AC 进行过小额投资,但他只买了比特币和以太坊,然后就没有动过。

等到 2019 年熊市降临,这部分资产更不稳定了,他不想再进行相关操作,然后就将所有投资款买入了稳定币,虽然没有数十倍的收益,仍然可以赚取比存放在银行更多的收益。也是在这个时候,AC 开始研究以太坊和 DeFi 协议,并探索流动性可能带来的收益机会。

「当我研究得越多,我就越意识到 DeFi 的力量不是工具,不是贷款人,不是 DEX,而是资产。」iearn.finance 的想法由此诞生。

今年上半年,包括 Uniswap 在内的 DeFi 项目都没有引起行业关注,直到流动性挖矿玩法兴起,DeFi 项目纷纷发行治理代币,凭借着聚合收益模式加上无预留代币的做法,yearn 开始爆火,将那场 DeFi summer 推向了最高潮。这是 DeFi 行业最无与伦比的应用,Synthetix 的创始人曾说 iearn.finance 是他见过最有趣的实验。

2020 年的 DeFi summer,也许是 AC 最值得回忆的日子。「每天早上醒来,我都会兴奋地敲代码和想出新点子,为整个生态增添新的事物,只要还能实现,我就会一直做下去。」

随后的 AC 开始打造自己的 DeFi 帝国,在各大赛道上布局,被攻击的项目选择合并,不断推出自己的新想法并付诸行动,Solid 中把 NFT 与 veToken 的结合让行业眼前一亮,似乎终于开始有人带路将 DeFi 与 NFT 的实验升级到新的 Level。可惜戛然而止。

参考文章:

《DeFi Builder Andre Cronje Isn’t Going Anywhere (For Now): “Innovation Can’t Stop Because of Fear”》

《Fusion Gaining Steam: Leading Blockchain Code Reviewer, Author of CryptoBriefing, Andre Cronje Joins Leadership Team》

《Exclusive: YFI’s Andre Cronje is tired, broke and close to quitting DeFi》

原创文章,作者:173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1-7-3.com/archives/2467